2016年12月3日 星期六

人權

Sunny說:

我在FB看到一個朋友貼的分享,感觸頗多。尤其最近婚姻平權的社會議題,激起多方不同的看法與爭議。我雖然很想寫我的看法,但是覺得好像資料不足。一直到今天,開始感受到宇宙的推促,叫我靜下來寫這篇文章。

這是我朋友 Wolf Hung Yuan Chen 所分享的,他個人的看法:

雖然南北戰爭廢除了黑奴制度,但在上個世紀1968年以前,美國南方各州仍實行種族隔離政策,黑人與白人不能就讀同一所學校,許多公共場所不許黑人進入,連公車上都嚴格畫分著黑人區白人區,不能跨坐,現在看起來可笑的事,在當時很多人視為理所當然,背後的原因無他,就只是歧視心態作祟!

到了1955年黑人牧師馬丁路德金恩在阿拉巴馬州蒙哥馬利市發動黑人公民全面罷乘公車,開啟了黑人民權運動後,歷經十多年至1968年美國才全面廢除了種族隔離政策,但人類的歧視並未全面消除!

現在婚姻平權的主張,在我眼中就跟黑人民權運動一樣,不管你(妳)是何種膚色、種族、性別,婚姻平權只是爭取生而為人的尊嚴,爭取平等、自由的權利而已!

誠如錢鐘書說的,婚姻就像圍城,外面的人想進來,裡面的人想出去,但不管你(妳)想進來或出去,都是個人選擇,旁人無權置喙,更不該以法律限制!

那些以宗教、道德、家庭倫理之名反對婚姻平權的人,其實跟上個世紀贊成種族隔離的白人沙文主義者一樣,都只是歧視心態作祟! 

                              ~~ Wolf Hung Yuan Chen 
                         
* * * 


我在這裡分享他的看法,並不表示我認同,或是不認同他個人的看法,只是覺得值的分享。每一個人有自己的看法,每一個人也會覺得自己的看法跟自己的邏輯推論最正確。

以下的文章,我將儘量排除我個人的看法,以宇宙觀的角度來探討分析人權的議題。

* * * * * * * * * * * * * * * * 

世界人權宣言 

《世界人權宣言》是聯合國大會於1948年12月10日在法國巴黎夏樂宮通過的一份旨在維護人類基本權利的文獻。

中文版可以在此(東吳大學所刊登的世界人權宣言網頁看到)

世界人權宣言的英文版,在第16章的英文版,跟中文版,看起來有一些翻譯上的誤差。

英文版    Article 16 

1. Men and women of full age, without any limitation due to race, nationality or religion, have the right to marry and to found a family. They are entitled to equal rights as to marriage, during marriage and at its dissolution. 

2. Marriage shall be entered into only with the free and full consent of the intending spouses. 

3. The family is the natural and fundamental group unit of society and is entitled to protection by society and the State.

中文版    第十六條 

1. 成年男女,不受種族、國籍或宗教的任何限制,有權婚嫁和成立家庭。他們在 婚姻方面,在結婚期間和在解除婚約時,應有平等的權利。 

2. 只有經男女雙方的自由的和完全的同意,才能締結婚姻。 

3. 家庭是天然的和基本的社會單元,並應受社會和國家的保護。

* * * * * * * * * * * * * * * * 


第16條有三個重點。第一點跟第三點,英文跟中文的翻譯沒有任何問題。
第二點,則有一點偏差。我們在這裡提出來分析一下:

Marriage shall be entered into only with the free and full consent of the intending spouses. 

以Sunny有限制性的中英文能力來翻譯:有意圖參與的spouses 配偶,只有在自由與完全同意的狀況下才能夠進入婚姻(的協議)。

英文版並沒有指定「男女」或是「雙方」,只說是Spouces 配偶的複數詞。也沒有說只能夠兩個人。

* * * * * * * * * * * * * * * * 


其實在這個世界上,有許多的國家還是有一夫多妻制,是不是有某些國家或文化,有一妻多夫制,或是多夫多妻制,Sunny並不知道。但是這些也都不是問題,因為只要「參與者」是在自由與完全同意的狀況下進入這個婚姻協議,原則上就沒有問題。這也就是參與者的人權。


* * * * * * * * * * * * * * * * 

探討當前社會論點


筆者經過他人的幫助收集了一些當前社會的論點,拿來做分析。這些收集的論點是有限制的。如果您看到其他的論點,覺得有需要拿來討論的,歡迎您留言。


有些人認為基於以下的原因,認為不應該通過婚姻平權的法令。論點將以❤ 來點註。分析將以💖 來點註。


❤ 同性戀的生理、心理、健康都比異性戀風險大,自殘、藥物依賴機率也比異性戀 高好幾倍。

💖 或許這是有數據的事實。我們來看人類幾千年來,同性戀者是在社會上如何被對待的?早期是被處死的。想像一下,你的本質將會讓你被處死,你會有什麼感受?現代社會,許多人還是強烈批判並且不接納同性戀者,想像一下,你的存有與本質,是被社會用不同的強烈詞語批判並且不被接受的,你的感受會是如何?同性戀者的心理與生理健康是一個不健全的社會態度而導致的結果。或許當我們的社會與政府法令開始給予他們相同的人權,社會上同性戀者的心理問題會越來越少。因為自己是同性戀者而自殘與藥物依賴的狀況也會逐漸消失。

💖 他們仍然是在社會上能夠獨立思考,工作,對社會有貢獻的人,因為上述論點而決定,同性戀者不容許有基本人權,我覺得不是很有道理,你覺得呢?


同性戀愛滋病的問題更嚴重 

💖 同性戀者之間愛滋病的存在,也是一個重大的社會問題。論點宣稱同性戀者常常換性伴侶,不過異性戀者也常常換性伴侶。一般來說,大部分的人在結婚就停止換伴侶。異性戀者因為會為了預防懷孕而使用保險套,而導致異性戀者之間愛滋病傳染的機率相較之下減低許多。這個社會問題或許會因為通過同性戀者婚姻平權,而減低同性戀者換性伴侶的頻率。至於愛滋病的安全宣導教育,或許需要針對同性戀者做更多的倡導。不讓同性戀者結婚,對於這些社會問題是有反效果的。


❤因為異性婚姻有比較高的公共利益,所以不該讓同性婚姻通過 

💖這個論點完全是無稽的推測。因為目前台灣社會上並沒有同性婚姻的案例,所以無從比較異性婚姻與同性婚姻的公共利益。異性家庭的孩子發言反對同性婚姻,他們所說的話多字來自於自己害怕失去父母的恐懼。如果社會上真的想要知道同性婚姻下所長大的孩子的看法,或許新聞媒體可以採訪許多世界各國已經承認同性婚姻的國家的孩子們的看法,或是社會心理學家們可以在這些國家做一些社會調查。


❤並不是說你跟別人不一樣別人就要配合你 

💖合法同性婚姻並不會影響任何社會上異性婚姻的存有,任何異性婚姻的現有狀況也不會因為合法同性婚姻而有所改變。換句話說,同性婚姻倡導者並沒有要求任何異性婚姻的人做任何改變來配合他們。



在男女之外的其他性別都是基因突變 

💖基因要如何轉變是任何人無法掌控的事。沒有任何科學家敢宣稱證實同性戀者是基因突變。即使同性戀者是基因突變,也是大自然的演化。這種演化也已經有數千年的歷史。以政府及社會架構的角度,否定同性戀者的基本人權以每一同性戀者的存有價值,是反抗自然的。


若法律上的性別可以自我心理認定,那只要自己說自己是女的,男生也可以去女廁、男生也可以不用服兵役了!

💖目前法律並沒有通過性別可以自我心理認定。通過同性婚姻,並不表示法律會通過性別可以自我心理認定。要變性的人,當然可以透過醫學程序來變性。只要手術後能夠以醫學認證性別,這是沒有問題的。變性過程的灰色期間,則是大家都在學習適應的過程。並不表示這些人不是人。不能夠有人權。所有的男性,女性,有雙性器官的人,無性器官的人,沒有社會上一般性別刻板印象的人,喜歡穿女裝的男性,喜歡穿男裝的女性,都也是人,還是擁有基本人權。這裡的社會問題不在於同性婚姻,而在於社會上沒有寬容的管道來容許這些超出一般「性刻板印象」的人的存在。至於男廁女廁,加上一個中性廁所,男女都可以使用,就沒問題了。歐洲有些國家是沒有男廁女廁區分的。

💖另一個可以觀察到的社會問題,是傳統的「性封閉」。有關「性」的議題,社會上有過多先入為主的觀念,批判跟恐懼的態度。學校要教性教育,或許要考慮增加性心理學方面的教育,教導孩子們,性與愛是不同的。有愛不一定需要有性,有性不一定會有愛。或許可以考慮,如何讓孩子學到愛不是行為的表現,讓孩子「體驗」愛是什麼感受。


❤婚姻是用來生小孩的。既然婚姻是用來生小孩 的,那麼同性戀就不該享有婚姻。 

💖婚姻是拿來生小孩的。這個論點光是台灣就不知道有多少沒有生孩子的夫妻不認同。如果法律上規定「婚姻是拿來生孩子的」,邏輯的結論就是:不孕症的女性不准結婚。更年期後的女性不准結婚,因為不能生孩子了。結婚的夫妻在多久法定期間沒有生孩子就必須法律規定瓦解婚姻?沒有結婚就懷孕的女性,請問法律是要強迫他們找個丈夫?分配丈夫給他們?還是要強迫墮胎?還是處死刑?


❤同性婚姻會影響文化,讓年輕人的福祉下降

💖文化隨著人的知識與意願而慢慢改變,是社會演化的定律。人類幾千年的歷史,所有的戰爭都來自於人權的不均。一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透過多數國家及團體反思歷史及社會問題,才在1948年提出世界人權宣言。集體意識花了幾千年的時間,才終於領會到人權的重要性。難道台灣人要回到古歷史時代,不尊重人權的境界?同性婚姻鐵定會影響文化,但是有誰能夠預測未來,肯定的說一定會讓年輕人的福祉下降?還是因為容許同性婚姻會挑戰那些讓活在刻板一成不變的觀點的人,激起他們的恐懼?


這麼多弱勢,為什麼只幫同性戀?原住民青年陳慈美抱怨:社會上還有許多弱勢團體,而立委尤美女卻花那麼多力氣幫同志。

💖 同性戀倡導平權,同性戀並不屬於弱勢團體。所有幫助弱勢團體的人,都是因為能夠深刻的同理弱勢團體而幫助他們。大部分的人,只要真正的愛過一個人,因為深深的愛而想要結婚的人,就不難領會,同志們為什麼希望能夠也可以與心愛的人結婚。


❤同性婚姻,不是人權;婚姻定義、不容改變

💖 「同性婚姻,不是人權」沒錯!「與心愛的結婚共創一個被法律條款保護的家」是基本人權。至於結婚的對象是什麼,只要是人,在合法結婚的年齡,就沒有沒有違反人權定義。某些論點提到與摩天輪結婚,或是人獸結婚,這裡好像在暗示同性婚姻的人不是人?這有違反世界人權宣言第五條(任何人不得加以酷刑,或施以殘忍的、不人道的或侮辱性的待遇或刑罰),以及違反第七條(法律之前人人平等,並有權享受法律的平等保護,不受任何歧視。人人有權享受平等保護,以免受違反本宣言的任何歧視行為以及煽動這種歧視的任何行為之害)的嫌疑。

💖 「婚姻定義、不容改變」,請問您的婚姻定義是什麼?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答案,結果兩次婚的人會有兩個不同的定義,結過多次婚的人,每一次的定義可能都不同。容許同性婚姻,並不會改變您自己對婚姻的看法。如果您對婚姻的闡釋會因為別人對婚姻的闡釋而有所改變,那麼您的信念也太容易動搖了吧?因為您自己的信念不堅而要強迫別人順從您的看法,這是不是某種形式的霸凌?


❤「家」對於中華文化來說非常重要, 而同性婚姻合法化只是同性戀摧毀家庭的陰謀的第一步

💖 「同性戀摧毀家庭的陰謀」?👀??這是哪裡來的論點?同性戀的人有摧毀家庭的陰謀?他們想要的是「與自己深愛的人」成家的權利。「家」不僅是對中華文化很重要的,對所有的文化都一樣重要。另一個問題,是「家」很重要?還是一個「有愛的家」很重要?父母親成天打架吵架的家,對孩子有助益嗎?雙親不溝通的孩子,學到不溝通。雙親有性別歧視的家,孩子學到性別歧視。懲罰孩子的雙親,或是有霸凌的兄長,孩子學到霸凌。這些社會問題一直都是存在的。跟同性婚姻合法化沒有任何的關聯。


❤同性婚姻入法將消耗國家龐大資源,影響政府拼經濟 部份支持同性婚姻的民眾是因為覺得對自己沒影響,但將同性婚姻入法實際上是,根本改變婚姻的定義,幾乎所有涉及婚姻、親屬、生殖、財產繼承、保險撫卹之 法令全都需要檢視與修改,各級行政機關的作業流程及系統也都要跟著改,立法院亦必須投入許多心力審視、修訂相關法令條文,將耗費龐大行政、立法資源,對全國人民的影響不可謂不大。

💖 任何新創的法令都會消耗龐大資源。從國民黨推行國語,到容許並推廣地方語言以及文化。從中華民國遷入台灣到現在,每一個社會運動的運作與改變都是消耗龐大的資源,連台北縣改成新北市,也是一樣。因為避免消耗資源而取消更改法令,還是頭一遭。


❤同性婚姻在多國點燃社會戰爭,臺灣倉促推動勢必引起社會爭議與內耗。法國通過同性婚姻後引發了30 年來法國最大的街頭抗議,美國加州為了同性婚姻舉行公投,英國《每日電訊報》評論稱同性婚姻將會爲英國社會帶來「亨利八世統治以來最大的衝突」。

💖 「同性婚姻點燃社會戰爭」這句話應該修正為「反對同性婚姻者點燃社會戰爭」,因為謾罵批評與批判的,是反對同性婚姻的人。社會議題是一定有的,問題是我們有沒有足夠的EQ來面對這些議題?我們對於不同意見與看法的人有沒有容許他們發言的權利,還是一昧的插嘴打斷他們發言的機會?我們對他們所提出的需求,有沒有以同理心的角度來衡量?

💖 法國人跟英國人傳統上是有一種自以為是的民族個性。法國在2013年三月已經通過同性婚姻。街頭抗議的人是「反對同性婚姻的人」,也就是說,那些不認為同性戀的人有同等人權的人出來抗議示威。

💖美國加州公投是很好的事,已經於2008年六月合法通過同性婚姻。 愛爾蘭也是執行公投在2015年五月以62%通過同性婚姻合法化。『英國《每日電訊報》評論稱同性婚姻將會爲英國社會帶來「亨利八世統治以來最大的衝突」』這個不曉得是什麼時候的新聞,因為在通過同性婚姻合法化兩年之後,2016年三月29日每日電訊報的報導,是說:同性婚姻已經變成習以為常的事。

💖世界上第一個通過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是在2001年在荷蘭。其他在16年中陸續合法化的有阿根廷,比利時,巴西,加拿大,哥倫比亞,丹麥,法國,冰島,愛爾蘭,盧森堡,墨西哥, 新西蘭,挪威,葡萄牙,南非,西班牙,瑞典,英國,美國,和烏拉圭。 芬蘭的法律預計將於2017年3月1日生效。(附圖:美國通過的州以藍色標示)


❤歐洲人權法院未作出定論,台灣不應成為華人地區第一隻白老鼠。目前僅 11 個歐盟會員國承認同性婚姻。少部份國家承認其享有「某種形式的登 記關係」,多數歐洲國家則完全不承認同性伴侶的法律地位,歐洲人權法院針對 政府不承認同性婚姻,均判 決其不違反歐洲人權公約。重視婚姻與世代傳承的華人地區,更沒有國家承認同性婚姻。

💖「歐洲人權法院未作出定論」是因為歐盟裡面的國家有許多不同的文化背景每一個國家民族意識都不同,歐洲人權法院採取的態度是容許每一個國家民族在這些議題上自行演化。台灣是不是採取同性婚姻合法化,跟歐洲國家有什麼關聯?台灣一定要等到別人說可以我們才敢做決定嗎?華人地區尚未有國家承認同性婚姻,是因為華人對於性方面的議題,是比世界上很多國家文化封閉許多。


❤同性婚姻不具自然生育的可能性,不利於台灣的家庭延續與人口發展。台灣少子化問題嚴重,生育率快速下降,在全球排名中敬陪末座,比起新加坡、 南韓、日本等都要更低。低生育率將造成勞動力與生產力不足、財稅收入減少等諸多問題,加速社會高齡化,嚴重影響國家競爭力。一男一女的婚姻及自然的生育傳承,合乎促進台灣人口永續發展的公共利益。

💖同性戀的人,就是不會嫁娶異性的人。堅持一男一女的婚姻及自然的生育傳承,並不會把同性戀的人變成異性戀的人,他們仍然不會成為一男一女的婚姻。只是剝奪了「他們與心愛的人組成一個家」的權利。所以這個論點非常地牽強附會。


❤愛滋病最大宗是男男性行為,已成青少年十大死因 根據疾病管制署統計,台灣民眾感染愛滋病的危險因子中,最高為同性間性行為,其次為吸毒亂用針頭,在 102 年 1~7 月已查明感染來源的案例中,因男男性行為感染愛滋病者高達 74.57% 。每年由國家支付的愛滋病醫療費用已達 30 億,佔了疾管署預算一半以上,且每年成長。同性婚姻入法等於變相鼓勵同性性行為,極不利愛滋防治及政府財政負擔。


💖同性婚姻入法等於變相鼓勵同性性行為,這個論點的意思好像是說,同性婚姻入法,就會有很多異性戀的人變成同性戀。這就要問問那些反對同性婚姻的人,如果政府決定承認同性婚姻,他們會不會變成同性戀?


❤同性婚姻不符合未成年子女的最佳利益。在一個具有長期承諾、穩定、受法律保障的一男一女的婚姻關係中,子女最有可能得到其父母良好照顧及教養。

💖台灣歷史以來都是一男一女的婚姻關係。這會不會跟現代社會對同性戀者這麼多的恐懼症有關聯。如果孩子們在教育的過程中,已經讓他們學習到同性戀是正常的,這個社會在幾十年後就不會再有恐同症了。

💖在一個具有長期承諾、穩定、受法律保障的一男一女的婚姻關係中,子女最有可能得到其父母良好照顧及教養。這個論點好像是說,沒有長期承諾或不穩定家庭的孩子就有問題。有長期承諾,穩定的一男一女的婚姻孩子就會得到良好的教養與照顧。實際上,飽受良好教養與照顧的孩子,變成公主王子症候群,不知感恩,理所當然的索求的孩子到處可見。不穩定的家庭狀況下,孩子學到了責任感,向心力與團結。我想這些論點應該是由孩童心理學專家來判定吧!

* * * * * * * * * * * * * * 


同性戀者提出修改法令,並沒有想要同化異性戀者,他們所想要的,是異性戀者已經擁有的權利。他們希望能夠與自己深愛的人結婚,獲得家人,親友,社會與法令上的支持。只有反同者才會想要強迫同性戀者「回歸異性戀」。不准他們有與愛人結婚的權利。

同性戀者,已經在人類社會掙扎了幾千年。異性戀者,可以與自己深愛的人結婚,獲得家人,親友,社會與法令上的支持。如果異性戀者要冷酷地告訴同性戀者,你的人格與存有價值比我低。然後要說服世人,我這種態度所教養出來的孩子會有良好的心理狀況。你認同嗎?



有愛心的異性戀者,是不會採取這種態度的。有愛心的人,會說:「我真誠地,深深地愛過。我可以與我相愛的人共度一輩子,恩愛地互相照顧扶持,並且安心的知道,社會與國家在我離世之後,會保障我所深愛的人。我有感受我去愛的權利,國家給予我保護我所愛的人的權利。我絕對不會要剝奪另外一個人享受這個愛與安全的權利。」





2016年11月17日 星期四

生命中的低與高,負與正。




A friend in Holland posted this video on Facebook. It resonated with me very much.  After watching this little bit of video, I found my mind circling on this topic for a very long time.

I commended under her post as followed:

Very beautiful! I have lived to understand all evil comes with good if we so choose it. on the hindsight, I noticed I have gain something very powerful from every bad experience in my life.

In 2014-2015, my childhood post 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surfaced. I was brutally beaten by my brother when I was two. He was 18. But when I regressed to this trauma, I also knew that the strongest trait of my personality, independence, which helped me with every single decision and I made and in my life, originated as a result of the trauma. How can I see this trauma as something evil? I can only see it as Divine. 



Sunny說~ 近況

或許很多讀者會很好奇,Sunny在愛爾蘭究竟在幹什麼?除了學習創造並且享受幸福的親密關係,Sunny還是在做宇宙與蓋婭任務的執行者。

因為閱讀障礙Dyslexia的問題,書寫文章一直是一件讓一般人無法想像的難題。一篇短的文章,例如「天才與白痴」一文,書寫的時間大約是5個小時。中等長度的文章 例如「身心靈成長人格原型的發展過程與陰陽平衡」,書寫的時間大約是七天,每天平均4-8小時。

我的印象中花最長時間的文章,是兩個星期左右,也是每天大約花6-10小時。

以前在台灣的時候,有這樣的時間投入寫作。現在就沒有這樣的時間。

現在雖然比較少寫文章了,但是卻覺得忙得不得了。

從2016年開始,先是整理一些對我來說是新經驗與領會的內容與讀者分享,然後四月分回台灣帶領課程,五月底到捷克參與一個水晶神聖幾何圖陣體驗工作坊。

參與水晶神聖幾何圖陣體驗工作坊的過程,一共經歷四個水晶神聖幾何陣。前三個水晶陣,是釋放前世今生以及集體意識的情緒囤積,以及擴展限制性的人格原/雛型。除了水晶陣的體驗,工作坊的過程,也有內觀,練習超感官感受,小組討論,以不同觀點與角度看自己的生命課題等等。每一個神聖幾何水晶陣都讓我體驗到了非常強烈的感受與轉變。最後一天有一個「愛的真相」神聖幾何水晶陣,這個水晶陣的能量,在我的身上持續運作了將近十天。


新蓋婭任務 1


統合意識告訴我,「愛的真相」神聖幾何圖陣,啟發了我下一步的人生旅程。書寫宇宙說啥的文章不再是我的重心,我有一個新的使命,幫助人看到並且引導他們走向他們的靈魂目標,顯化內在靈魂所帶來的愛的真相。我所服務的對象,這些人的靈魂目標,都是在宇宙跟蓋婭任務裡,有很大的重要性。也就是說,我在幫助宇宙與蓋婭,啟發勝任「對於人類集體利益與意識演化」使命的人。幫助他們達到他們靈魂所帶來的最高潛能。

在達到我的下一步人生服務導向,我必須擁有新的技巧,所以宇宙又帶著我擴展我的限制性。並且讓我在六月份在「宇宙說啥」公佈,接受個案。其實公佈接受個案,最大的目的不是向讀者公佈,而是在宇宙統合意識裡放下了邀請函,並且在我的意識裡做心理準備。

其實從讀者群之中來找我的(讀中文的),一隻手就算得出來,沒有多少個。許多深入的個案,都是宇宙送來的。捷克,加拿大,美國,英國,愛爾蘭,這些,都是外國人,沒有半個是東方人,也不是宇宙說啥的讀者。

我的工作方式,也不是一般的個案形式。每一個人跟我相處的模式都不太相同,但是有一個特點,就是每一個人與我有一種非常深程度的連結感。有的人只是有個機會有半小時跟我相處,問我他們生命裡的問題。有的是在團體聚會的時候,他們在我所分享的生命經驗內容獲得啟發。有些人我必須帶他們到愛爾蘭某些特別能量的地方,讓蓋婭幫助他們在能量上做不同的啟發調整,有些則是長時期的,在諮詢或友誼的對話中,適當的提出問題,讓他們看到自己的限制性,啟發他們所想要的創造的結果。再協助他們創造一個安全的空間,讓他們有自我轉化的機會。


新蓋婭任務 2


另外,我不知道讀者們是不是記得,兩年前我曾經寫過一篇文章,有關要在愛爾蘭創造一個身心靈中心?這個使命並沒有消失,只是在當時的我,因為限制性的理念,只看到這個潛在未來的冰山一角。

這個使命已經開始擴展到有幾個人共同參與。在未來這個使命的參與團隊將會更大,並且將會是一個帶著尖峰任務的世界級的身心靈中心。宇宙目前告訴我不可以分享太多,因為相關人士尚未達到他們勝任宇宙任務的潛能,並且時機尚未成熟。但是我相信,在不久的將來,我會可以分享這些訊息,並且開始募款的動作。

這幾個區塊,已經把我搞得團團轉,很少有自己需要的寧靜時間。就算是靜下來的時間,整個頭裡面,思路一直在旋轉,像是蓋婭利用我的頭腦在做一些計算的動作。


新蓋婭任務 3 ~華人區塊


在台灣,有幾個宇宙說啥的讀者與曾經上過我的課程的學員,開始找到他們的使命感,覺得宇宙說啥裡的訊息與提供的方式,在他們的生命裡,有很明顯的助益,他們希望能夠參與將訊息簡單化,系統化,應用宇宙說啥所分享過的內容,加上我們團隊所有人的知識經驗與才華,我們所理解或應用過的方式,設計不同的推廣,教學與應用方式。

我們開始有個團隊,策劃「雲端講堂」,以及其他一系列的計畫項目。例如「自我創新體驗營」,書籍等等。另外還有一些計畫內容,因為時機尚未成熟而暫時不分享。敬請大家耐心地在2017年期待一一推出。


* * * * * * * * * * * * * *


雲端講堂的策劃,目的是能夠讓Sunny頭裡面所領會的內容,能夠以更迅捷的方法呈現給大家。畢竟以每篇文章所花費的時間來看,實在是效率非常的低。並且Sunny覺得頭裡面領會的內容,因為寬廣度相當大,已經超過Sunny文字限制性可以書寫的出來的程度。

有關雲端講堂的簡介,我們將會在未來的文章提出。


*  *  *  *  *  *  *  *  *  *  *  *  *  *


「奇異博士 Doctor Strange」觀後感想


奇異博士一片,內容裏隱藏了許多靈性密碼。網路上有一篇靈性心理學作家所寫的文章,我在這裡刊出連結,因為這篇文章正是宇宙統合意識透過這位作者所傳導的訊息。

我在這裡想要提醒大家,每一個人都是宇宙統合意識的一個面向。每一個人都有值得分享的智慧,每一個人可以是靈性的展現,我們的天使,也可能是協助啟發我們靈性的黑天使。放下我們先入為主的觀念,認為「靈性訊息只有來自靈性老師」,讓我們開始真正的發掘,身邊所有的人,在我們生命裡的靈性任務。讓我們不再盲目崇拜靈性老師,因為盲目崇拜,只會導致最後自己的期望的失望。老師不能夠啟發我們,老師只能夠協助我們啟發內在的靈性領會。沒有自己內在的靈性,就沒有領會。


這篇文章「看懂奇異博士蘊藏的心靈密碼」很值得閱讀。(看不懂簡體中文的,可以將整篇文章copy下來放在Google翻譯裡面來閱讀。)無論你在生命成長的什麼階段,這部電影都能夠帶給你娛樂與啟發。如果你還沒有看過「奇異博士」,或許可以考慮揪幾個心靈成長的夥伴一同觀賞,並且在電影之後分享,這部電影如何帶給你啟發。從夥伴的分享,我們可以聆聽他們的智慧與啟發。


心靈成長,可以從生命裡的每一件事,每一個人來獲得啟發,智慧,激發 . . . . . 只要我們願意放下我們對他人的先入為主的信念,認為別人不擁有我們值得使用的智慧。


*  *  *  *  *  *  *  *  *  *  *  *  *  *


看了奇異博士,我個人看到的幾個與我個人經驗相關的靈性訊息:在此分享。如果你還沒有看電影,先考慮一下要不要閱讀以下的文章。不要怪我洩漏影片故事內容喔!


1)奇異博士的小我將自豪建立在他的醫術成就,覺得自己是高人一等。所以對任何其他人就完全沒有尊重。這是一個在身心靈界常見的狀況。太多人認為自己因為在身心靈方面的成長,就自己認為一定比別人有智慧,或是在某個程度上是高人一等的。認為自己身邊的人,如果沒有以跟自己類似的身心靈方式來成長,就一定是「不夠好」。當我們的小我在感到自豪的時候,我們的杯子已經裝了滿滿的水,再也加不進去了。而實際上,我們只是在自己的自滿裏,限制了更多前進的潛能。許多人一輩子也沒有走上所謂的身心靈的道路,但是它們應用自己的方式在成長蛻變,也會傾聽別人的智慧,再拿來自己的身上使用。這種成長蛻變是身心靈成長的實質,只是沒有掛名或是歸功於「身心靈成長」。


2)當一個機緣結束的時候,宇宙是會打開另一扇門。如果我們一直執著在「不願意那個機緣結束」,對宇宙又哭又鬧,掙扎萬分,我們根本就看不到另一扇門的潛能。這也是我生命裡一再證實的事情。每一次,好像有什麼困難的地方,逼著我離開,或是覺得好像被強迫處於一個我並不想要的狀況。我會問宇宙,這是對我跟對一切萬有最有建設性的安排嗎?如果答案是肯定的,我就在前進的路上,慢慢地觀察,宇宙到底在祂的葫蘆裡賣什麼藥。


3)古一大師,當初遇見奇異博士的時候,並不知道他的天賦是什麼。在奇異博士不順從指令的狀況下,卻無意地啟發他的潛能。這一點好像十多年前,我學習Muscle Activation Technique (MAT,一種應用肌肉測試,來分析並糾正肌肉機械系統著力失衡而造成疼痛或運動傷害的療癒方式)老師規定大家一定不可以再學習其他種類的肌肉測試課程。我就不是那種老師說,我就乖乖聽話做的那種學生。我自己覺得當我在使用MAT的過程中遇見超乎MAT理論可以解決的客戶狀況的時候,我就會很想要找到解決問題的答案。所以我另外學習其他的肌肉測試課程。MAT老師對我不聽從他很生氣,公開取消我的證照。他的行為讓我覺得很無稽,因為證照是他給的,公開取消也就是說他自己承認他證照給錯了!考試就是考試,考過了就是考過了,還有可以隨隨便便取消證照的嗎?我當時認為,他的證照如果是這樣隨隨便便就可以取消的,那也不值得我去拿。原來我自己把力量給了老師,自己不知道。他取消了我的證照,我反而覺得自己拿回了力量,因為我學過的東西是系統化的人體機械學理念,真的搞懂了,就是我擁有這些知識。不需要他的證照來告訴我我的價值。

我另外學習的PKP (Professional Kinesiology Practice). 這個課程是一對夫妻在教的。女老師非常的嚴謹。她說一定要按照課程的進度學習。每次上課,老師會發那一次上課進度的講義。我在網路上看到澳洲有在賣這個課程的正式課本,因為這個課程在澳洲與紐西蘭是四年制的大學課程。我就自己訂購了課本。在美國的課程是8個梯次。我上過三個梯次之後,就開始拿課本裡的練習一直自己做。並且開始在個案的時候也拿來應用。我自己使用很多創意的方式來應用課本裡的內容。女老師對我不聽話,非常的不滿,對我非常的生氣。男老師卻偷偷的跟我說,如果你能夠很有創意的使用你所學過的東西來解決客戶的問題,我絕對不會阻止你,也不會認為是不好的。但是女老師堅持,如果我沒有上完所有的PKP課程,就不可以公開聲稱我在使用PKP。我也同意她的看法。因為我會很靈活的使用我所有的工具,所以實在也不能夠明確的說,我使用的那個方法是那個課程來的。

回頭看過,除了職業上的事件,連親密關係也是一樣,還有許許多多其他的事件。關了一扇門,總是有另一個更好的機會出現。連2012年,前男友與我的分手,宇宙都說是最完美的安排。真的,他如果沒有離開,我哪有機會住在這麼美麗的愛爾蘭,到處有超級棒的能量,哪有機會認識現在的又可愛又體貼的老公?讓我有機會學習創造更美好的親密關係?


4)奇異博士自己的限制性信念,讓他在練習開任意門的效果很差。古一大師帶著奇異博士到聖母峰,把他丟在那裡。讓奇異博士在冷凍休克之前,逼自己打開任意門。古一大師這一招,就是刻意的把奇異博士放在一個困境,讓他的求生本能有發揮潛力的機會。有時候,我們對人好的時候,反而造成了他們不需要努力的狀況。我的前男友,當我們在一起的時候,一直說要有時間身心靈成長,不願意在台灣找工作。在台灣兩年半的時間是我在財務上支持他。整整四年之後,前幾天他竟然以電子郵件與我聯絡,告訴我他又要回台灣發展。 我心理默默地祝福他。希望他找到他自己的潛能與生命的意義。

父母親照顧孩子無微不至,孩子就學到了被照顧是理所當然,就不想要努力,也一直拿得理所當然。甚至一昧的要求身邊的所有人,都要順從他們的意。這樣的孩子,沒有機會經過困境,不知道什麼叫做努力,什麼是享受自己的收成。也不知道什麼是團隊精神。因為沒有機會在團隊裡擔當任何責任。有時候還自己認為是高人一等,藐視他人。現代社會太多公主王子症候群。我常常在想,真的有多少人,知道要如何為他人創造對他們有建設性的困境?讓他們在掙扎裡找到力量?

每一個困境,都是我們擴展的機會。無論是觀點看法創意與技巧。無論我們是完完全全自己處理我們的困境,還是靈活的應用從他人學習來的智慧與工具來脫離困境,我們真的需要執行過,才能夠說自己擁有了這些經驗與智慧。

身心靈理論很能說得頭頭是道的人,不一定有應用的智慧。把這些理論身體力行地過日子,才是最踏實最有收穫的。回過頭來看,我也拍拍自己的肩膀。給自己一個讚。






2016年11月8日 星期二

Sunny 說-天才與白痴

Each single one of us has a different development of our brain.


Take me as an example. I am dyslexic. I have significant trouble reading and writing compare to other people. But I also have strong suit in my brain that I have picture memory that is definitely a great asset to my everyday life. I also have a very broad/expansive yet highly connective way of processing information.


So I am a genius and idiot at the same time in different aspect. I accept all of my limitations and strive to reach the highest potential of whatever my capabilities can manifest. I no longer tell myself that its not ok to be dyslexic and force my self to read better or type faster. I did that for years and worked really hard at it, I finally realized that I was fighting a wrong war. so now I just find ways that suits me to take care of what I need to do and called to do.


Inside every genius, there is an idiot. Inside every idiot, there is a genius. We just need to identify the genius and run with it. Accepting our limitation (idiot) and work around it.


SO instead of us telling ourselves that "I should be able to do or be such and such", lets just see how we best handle it with our limited ability. and BE OK with whatever result we have. We can always tweak it as it goes.


Life is like cooking, with limited ingredients we have in the kitchen. What is the highest potential we can manifest with what we have in the kitchen? we should probably stop focusing on what we don't have in the kitchen and be upset about the things we can't make without the ingredients.


Have we ever had a chance to honestly and truthfully observe yourselves without any judgement and bias. If we haven't yet, maybe it is time to start. If we keep asking the fish to climb the tree and judge it for climbing trees, it is forever a failure. Limitation is never a problem. Focusing on the limitation and the desire of wanting it to be something different is the real problem.


我們每一個人的大腦發展各有不同。

以我為例子。我有閱讀障礙。跟一般人比起來,我在閱讀與寫作上有相當大的障礙。閱讀的時候,覺得看到的字,對我來說是一個圖像,在大腦裏翻譯成為意思的時候,這個速度很慢,而且很多字在同一個頁面的時候,我的大腦就變得花花的,需要很花心力才能夠看得懂一點點的內容。有時候,一段文字,看了兩三遍還覺得好像看不懂。寫作的時候,是打字需要看到文字才挑正確的字。這個過程很花時間精力。文章寫好了之後要順稿,或是校對,其實對我來說是一件非常頭大的事情。

但是我也發覺到,我有像照相機的一樣過目不忘的能力。這個能力在我的生活上有很大的助益。我也發現,在觀點與視野上,能夠很容易的融合許多看起來毫不相關的內容,並且能夠做非常整體性的分析。

所以在這些方面,我是一個白癡,也是一個天才。

我曾經認為自己很笨,因為小時候背書默寫每次都不及格,數學也不是很好,老是搞不懂為什麼每次考試都覺得時間不夠,題目都寫不完。(閱讀太慢)上課的時候無法專心,老師講課的時候我就快要睡著了。不過每次英文都很高分,不太需要背什麼。幾何學也是莫名其妙的考了全班最高分。經過很多年的觀察與分析,發現自己這個頭腦,某些區塊是白痴,某些區塊是天才。

我學會了接納自己是白痴的部分,不再告訴自己不可以有這些白痴的狀況。也不再把時間浪費在改進這個白癡的區塊。我開始聚焦在我的天才區塊,把時間放在如何應用我的天才區塊,達到我想要的結果,或是使命感帶領我做的事。當我在想要達成目的的過程中,我的白痴區塊造成了阻力,我就用我的天才來使用不同的方法來跨越這些障礙。

每一個天才裡面,有一個白癡。每一個白癡裡,也有一個天才。我們要能夠讓裡面的天才發揮極盡,遇見白痴的時候就嘗試不同的替代方案來解決問題。如果我們面對內在白痴的時候,一直執著地告訴自己「你在這一點應該要更好」我們很可能會把時間浪費在感受挫折與頹廢。如果我們可以很客觀地面對內在白癡,不批判自己的能力不足,而把時間放在如何應用自己所擁有的,無論是白痴還是天才,限制性還是專長,發展出我們最高的潛能。這些白癡的區塊,我們的限制性,就不會再是問題。

另一點,就是每次做了我們想做的,我們很客觀地看自己的結果,再客觀地分析,還有什麼地方我們是可以很容易的做更改,就可以改進我們的結果。 如果我們每天把「完美的目標」掛在自己的面前,當自己沒有達到那個「完美」的時候一直鞭打自己,這就是「執著創造了痛苦」。

不知道您有沒有做菜的經驗?生命像是做菜。廚房裡有許多的工具與食材。我們可以非常創意地,利用廚房裡,有限制性的食材與工具,發揮自己的創意,做出最好的成果。並且享受這個成果。

或是我們可以一直聚焦在廚房裡沒有的食材或工具,然後一直抱怨因為沒有這些食材工具而不能夠做我們想要吃的東西。

我們活了這麼多年,曾經很客觀並且沒有批判的分析自己嗎?無論是自己在工作上的能力,生活上的情感與人際關係技巧,或是外觀?

如果我們沒有這麼做過,或許我們可以從今天開始練習。如果我們用爬樹的能力來審核一條魚的能力,結果永遠是失敗的。

限制性不是問題,問題在「我們執著在希望限制性消失」。

2016年10月30日 星期日

形而上專修班/讀友 「送鬼進光」經驗分享

作者: Romy Zeng                                       2016年8月

中午 12 點和同事從大門走出,一如往常我正在思考我要去哪間店解決我的午餐。 我同事是個孕婦,大約 8 個月身孕,走在我前面,一個踩空,在樓梯上轉了兩圈, 平安落地,有驚無險。我在一旁嘮叨她怎麼沒注意看路,一邊走進餐廳,一坐定 位,我覺得不太舒服,這種不舒服說不上來,有點緊張。旁邊的阿姨轉頭看了我 一眼,這個眼神我好像在哪看過。我很努力的搜尋了一下我的記憶,對!這個眼 神昨天有出現在我的夢裡!

我問了一下宇宙,她是誰? 喔!是個鬼,我說該不會剛剛我同事跌倒跟他有關係 吧!宇宙說:對..... 於是我有點不爽的說:我現在有點忙無法處理你耶!你能不能乖一點,等我下班.... 然後我得到了一個:OK 沒問題的答案。 我開始回想我的夢境......但是因為前一晚有大部份的夢境都是一直被第四密度的 捉弄,醒來很多次,努力回想之下,我終於想起來她的樣子,我看到她的臉有一 個有點恐怖的潰瘍...

我問宇宙:她是被殺死嗎?
宇宙說:對
我說:那她要去光裡嗎?
宇宙說:還沒
我說:那她要一些什麼東西才要去光裡。
宇宙說:對 之後的問話我都一直以為她是被殺死,很想知道自己沒受傷之前長什麼樣子,想 起自己的樣子之後要回去她的家鄉。所以我還問了宇宙她的名子,想說能不能在 網路上找到這個人的樣子,忙了好久,找不到,因為屍體沒找到,沒有上新聞, 在網路上肉搜這個人真太難了....

一直到晚上 5 點半,我的工作剛好完成最後一個段落,廚房匡啷好大一聲,一個 架子從上面掉下來
我問:是鬼弄的嗎?
宇宙說:是

我心想,有必要那麼準時嗎.....
然後我問 Sunny,如果要想得出她的樣子,通常這種鬼要怎麼辦?
Sunny:給他一本相簿,讓她自己看。
我說:不行耶。
Sunny:為什麼不行? 我心想:對耶,我沒有想到說要問宇宙為什麼不行..... 然後我問說:她想看嗎?
宇宙說:想
我說:那她不敢看嗎?
宇宙說:不是
我說:那她看不到嗎?
宇宙說:對

哦!原來是這樣喔..............搞半天原來是 80%的視障,沒看過自己的樣子,要完成 看見自己的心願... Sunny:如果沒看過自己的樣子,就隨便給他一張照片,漂亮的就好了。 然後我就找啊!志玲姊姊,還是隨棠.....

我問:這樣可以嗎?

她說:可是我是短頭髮.......(我心想,這鬼還真不好騙.......) 然後我又隨便找到一張短髮 model 的照片給她看。

她說:我還要回家

我問:你沒看過自己家嗎?

她說:沒有,但是有池子............ 然後我又忙了好久,找到一張照片有池子但是是在都市裡的,池子旁是她的家, 她家是一個公寓,住二樓。

我說:太棒了,這是你的樣子,這是你美麗的家。 她說:我想看我爸媽的樣子。(我心想:好噢.....你還真是很多要求) 

然後我又找了一對老夫妻的照片給她看 我說:你看這是你,這是你的家,你爸媽要牽你一起走進去這個光裡面,然後你 們就可以回到家了喔!

她說:可是,我是瞎子,很怕光! (我當場真的有點哭笑不得.....你是要怕什麼光...) 我說:好啦給你一個眼罩,你爸媽牽你,你們一起走進去.... 她說:我爸媽很老了,我怕他們走路會跌倒......(這位鬼小姐,你爸媽是我想出來的 不會跌倒好嗎!!)

我說:好,那給你一個計程車,加一個司機,載你們進去光裡。 她說:我不想坐計程車,因為.....(這時我已經不想問她因為什麼,因為已經晚上 11 點半,前天晚上沒睡好,眼皮已經快撐不住了...) 

我說:那坐船,(我在池子上畫了一條船還有船夫),你跟你爸媽一起坐船,船夫會 帶你們划進去光裡,你們就可以想進去任意門一樣,咻一下子就可以到二樓的家 了喔! 我在做最後這個意識發想的時候,我已經在想說,你再不進去,我要去洗洗睡了, 拜託不要像第四密度一樣來吵我睡覺!! 然後,就進去了,對,終於。雖然你是個囉嗦的鬼,但是說真的蠻有趣的。

2016年10月29日 星期六

靈異現象,鬧鬼,與意識擴展

最近遇見在美國多年沒有見面的朋友,從臉書上跟我聯絡,因為她家裡有許多的靈異事件,半夜睡醒看到房間有人,或是天花板下的空間,會有環繞式的黑影,搞得她筋疲力竭。雖然這個現象已經持續幾年,但是因為自己沒有能力解決,但卻也不再害怕。只是覺得相當困擾困擾。

另外一個讀者在臉書分享:

I am starting to suspect there is a spiritual presence in my room. Actually, I am pretty sure there is something in my room. No. This is not a joke. I am being perfectly serious. There are several proofs: firstly, every time I use a landline phone in my room, it automatically hangs up by itself in about two seconds (this never happens outside of my room) and I am having trouble sleeping at night. And I have had several important articles disappearing, e.g.: an extra thick volume of Bible. I think this spirit is feeding off my energy to make itself stronger. Why do I think so? I get affected by it most easily especially when I am feeling negative and depressed or angry.

If this really is the case, I think I first of all need to start looking for a new house ASAP! Being haunted isn't fun. I think I have got to get more sun to make myself less vulnerable to these attacks by this malevolent spirit since the sun provides you positive energy. I need to make my energy more positive so that the spirit won't affect so much.Finally, I've decided to start chanting some buddhist mantras to drive away the spirits.

* * * * * * * * * * * * * * * 

這些狀況跟地球集體意識的轉變提升有關聯。其實是很正常的現象。


隱形世界的基本概念

2012年7月我曾經寫過一篇文章,是有關平行宇宙與2012年人類意識躍進之後的狀況。文章連結 我覺得這篇文章的讀者留言對話也非常有意思,覺得讀者可能也可以一併閱讀。

2011年靈魂與生命一文,我也提過宇宙之間所有的意識個體與經驗可以區分為九個密度層次,我們人類歸納在是第三密度層次裡。在第三密度層次裡有12個不同的震動系統,我們稱呼這不同震動系統為「維度」。宇宙說啥的訊息是來自於宇宙統合意識,所以在宇宙說啥裡我們一直是使用這個「九個密度層次」的說法。

另外有個解釋系統,是將宇宙裡的意識個體經驗區分為12個密度層次。這個信息是由第四密度層次所創造的解釋。這個系統也不是錯誤的,只是密度的解析區分點不同。

如果我們使用這個「12密度層次的系統」來區分意識個體經驗,那人類的密度層次就變成第四密度。而「九密度系統」裡的第四密度區,就變成了第五密度,並且跟原來「九密度系統」裡的第五密度區塊,會混淆不清。「九密度系統」裡的第五密度區塊,包含我們常見的觀音。比較容易的區分方式,就是九密度系統裡的第五密度層次所有的意識個體都是在意識地圖裡500以上,他們所展現的特色與能量是「無條件的愛」。也就是他們的意識經驗操作上有一個特色,跟「九密度系統」裡的第四密度區塊完全不同的,是絕對不需要我們給他們任何的能量交換。

「九密度系統」裡的第四密度層次,就是跟人類意識很接近的許多宮廟裡的隱形朋友。宇宙說啥裡有幾篇文章提到了這個密度層次,敬請搜索第四密度層次的文章來閱讀。

本文我們要提出來討論的,不是第四或第五密度層次,而是會比較著重在第三密度層次裡的12維度。

* * * * * * * * * * * * * 


2012年底到現在2016年末,已經有將近四年的時間。不知道讀者們所觀察到的,他人的與自己的意識成長與變化有什麼。


很常見的意識擴展狀況,就是我們的超感官能力開始增強。或是進一步開始可以與這些維度或密度的意識個體溝通。一般來說,能夠感應到第三密度系統裏的其他維度的活動,甚至感應到第四第五密度層次,在目前集體意識的發展進度中,是非常常見的。


根據阿卡西訊資料,全球人類約有30%的人,從2012年到現在2016年,在這方面開通了能力。目前所有人類中,近40%的人都有這個能力,只是發展的程度不同。第六第七密度層次是比較不容易的。在前述的40%人口裡面,大約有30%的人(也就是全人口的12%)可以溝通到第六第七密度層次。第八第九可以算是難度比較高的。在前述的40%人口裡面,大約有6%的人可以與第八第九密度層次溝通,也就是全人口裡(2.4%),每一百個人約有2.4個人可以溝通。

可以溝通,並不表示訊息能夠接得清楚。因為訊息電波是透過大腦詮釋解析,如果我們意識上沒有的概念,訊息就會變成亂碼,我們無法解析。這也是為什麼每個通靈人所接收傳遞的訊息會有很大的出入。通靈人本身意識的發展程度,直接影響進來的訊息的深度,廣泛與正確性。



除了人類意識接收與溝通能力有大幅度的進步之外,第三密度裡的12個維度,他們之間的內聚力越來越強,也就是說這12個維度之間的交集越來越大,分隔性越來越弱。並且開通了許多不同維度之間的通道。這是地球自然發生的現象,我們是不能夠反抗或改變的。



下面的幾年,這種現象會是越來越明顯,就算我們不想讓它發生也沒辦法。因為這是宇宙統合意識自然的轉變演化狀況。

與其哭鬧抗拒,不如接納,並且找到接納的優點,乾脆享受這個狀況。


但是因為人類對於這些密度或維度的意識狀況不是很了解,還有以前我們所認知的「鬧鬼」的恐懼,讓我們很難正向的使用這個狀況。所以在人類意識擴展的過程,面對過去不正確的詮釋與附帶的恐懼,開創正確的理解,並且能夠很開通並且創意的去使用享受這些新的友誼,才是我們要走的方向。


* * * * * * * * * * * * * *

常見的靈異現象

一般人發現一個空屋或住家裏有下列異常現象,就會認為是鬧鬼。這也是因為我們不了解其他維度,只知道有個鬼界,所妄下的結論。

靈異現象:

怪聲音
覺得有人在觀察你,
有詭異或不舒服的能量,
東西自動移動,
電燈自動亮滅,
電器用品自動開關,
室內某區塊溫度異常,


或是有通靈體質的人:

看到陰影或異動的光,
或是感應到有其他靈體的現象,
聽到其他意識個體的聯絡溝通。


有時家裏的狗或貓:

好像瞪著什麼隱形的,在空間移動的東西
家裏有一個特定的地方不願意去
追著隱形的東西
狗對著空中吠

等等


* * * * * * * * * * * * *

當我們已認定家中是鬧鬼,便會容易被不道德的通靈人欺騙。尤其台灣處理卡到陰,或是家中鬧鬼的師父,收費價位都非常的高,並且常常沒有長期性的效果。讓我來告訴你為什麼這種師父處理的狀況常常不持久。


當我們的意識擴展到某個階段,或是我們本身就屬於高感官度體質,在身心靈成長的過程,清除一些意識雜草,我們的接收器就越來越敏銳。

我們的能量也同時因為振動變得穩定,頻率的擴張度變強,我們的能量就跨越其他維度,所以其他維度的意識個體也可以看到我們。我們的身邊,就會常常有許多看不到的朋友聚集。也會有許多在我們身邊自動發生的通道 Portals. 

這些通道絕大多數是跟著人走,所以即使我們換居住的地方,不久仍然會開通了新的通道。

如果我們的情緒能量一直保持在某個地振動頻率,例如憤怒,怨恨,不滿,只要是長時期保持在意識地圖數據150以下,我們的身邊更會吸引其他維度的類似昆蟲或是意識淺薄的動物類,凝聚在我們的身邊。他們因為意識淺薄,根本沒有所謂的善意或惡意,只是因為意識地圖數據150以下的振動頻率對他們來說是很溫暖舒適的,他們就自動找到新家,跟著你不放。它們也是吸食我們身體的能量,所以當我們長期停滯在情緒低落的狀況,身體的能量慢慢被吸食,身體會越來越虛弱。有時候這些意識體聚集會達到上百上千。


這種狀況通靈師父會說是卡到陰。這種所謂的卡到陰的狀況是最常見的。大約佔所有卡到陰狀況的85%。但是如果請他們處理,效果很差。就算他可以成功地暫時改善你的能量,這些類似昆蟲動物的意識個體會暫時因為你的能量轉變而離開,當你的能量在穩定回到意識地圖數據150以下,他們又通通回到你的身邊。唯一的辦法就是自己提升自己的意識,透過療癒或自我轉化,創造不同的感受,將自己的振動頻率改善,提升到意識地圖數據150之上。


另外卡到陰也有其他的可能性。例如往生的家人,或是前世的親友等等。亞洲人常常相信的冤親債主,其實反而算是比率很小的,大約只有一般人認為是卡到陰狀況的3%。


如果我們身邊有很多的不同維度,但是與人類智慧對等意識個體,並不表示是卡到陰。這些意識個體很可能是因為他們看得到我們的身體能量,就會來找我們。有些是把我們當做同種族,有些是來找我們幫忙的,有些是要來幫我們忙的,有些是好奇想認識我們,或是想認識人類的文化及特性,或是已經常常跟我們在同一個空間相處,會個我們開玩笑或是玩笑性的捉弄我們。這些狀況,請師父做法是沒有幫助的。


基本上在第三密度層次裡12維度,一般人所看得到的人/動植物界,是一個維度,鬼界是一個維度,鬼界可以通向光的管道與宇宙統合意識連結而離開鬼界。其他在地球與人類使用共同空間的,還有8個維度,但是這些維度並不侷限在地球。另外有兩個維度是不以地球的為中心的,也就是說他們根本看不到地球,也不知道地球的存在。許多的植物與礦物是跨越維度的,但並不是全部的植物與礦物都是跨越不同維度的。也就是說,很多我們看得到的植物,他們不一定看得到。


這8個維度,他們的操作模式與意識,跟人類都還算接近。有些會很像是比較類似動物的操作模式,例如思考模式會完全不同,某些有強烈的天性與直覺,比人類較少的思考邏輯推測能力。有些不同維度的情緒反應也不同,他們有些會有某種情緒的限制性,也就是在他們的情緒經驗裡面,完全缺乏某些情緒。


因為他們跟我們使用共同的空間,雖然人類自己認為我們的家是我們擁有的空間,其實在他們來看,地球人類的所謂擁有權,是完全不存在的。所以你雖然在人界擁有這個家,或是屋子,但是在他們來說,這個空間是大家都有權利使用的,所以互相尊重,妥協是唯一的辦法。


如果你願意,放下先入為主的觀念,放下恐懼,好好花一點時間跟這些意識個體認識一下,可以交個朋友。就像是現在我們可以透過網路認識其他國家的人,他們也有不同的生活習慣,經驗,文化。透過視訊,我們可以跟其他國家的人見面聊天。透過靜心,打開天眼,心靈感應的溝通方式,我們也可以看見他們,跟他們聊天。


我們可以對其他國家的人充滿了好奇與嚮往,為什麼不能夠也很開明地對其他維度的朋友們有同樣的歡迎與嚮往,對他們表達我們友好之心?


筆者各人因為通靈已久,在不同的密度層次有很多的朋友(有些曾經是指導靈),雖然不常聯絡但是維持很深刻的友誼。他們偶爾會來造訪。畢竟筆者的意識大部分是在人界操作。也因為我在愛爾蘭住的家,並沒有任何維度通道,也沒有其他維度的朋友住在同一個空間,所以目前是沒有其他維度的朋友。但是兩年以前,在幫一些鄉下住戶看狗換宿,主人去度假,我也遇見過許多精靈朋友。在美國住在北卡的時候,筆者常常去露營的地方,有一個大約120公分高的精靈,每次我去錄影,到瀑布邊靜坐,他都會來陪我聊天。

歡迎大家在留言欄分享您跟不同維度朋友溝通與交友的經歷。



2016年10月26日 星期三

Thoughts in our heads

以下是在臉書跟外國友人分享的內容,所以是英文的。


I saw someone share this online:


Be a woman other women can trust. Have the courage to tell another woman directly when she as offended, hurt or disappointed you. Successful women have a loyal tribe of loyal and honest women behind them, not haters. Not backstabbers or women who whisper behind their back. Be a woman who lifts other women. ~ Sophia A Nelson.


I am not disagreeing anything Sophia says here, just have a few thoughts here regarding perspectives of the mental state and victimhood. I like the part of having courage to speak. I also feel that speaking is definitely an art, how do we make our point across, not getting into arguments or blame game, and most important of all, how do we find power within ourselves, and help others find that power too. What is our purpose to say what we want to say? What kind of needs are we creating and fulfilling?



I often see situations where people has heard something different than what was intended, and begins to feel offended, hurt, upset and angry at another.

For example, I remember years ago when I was in fitness industry in the U.S. working as a personal fitness trainer. The gym manager said to me, "Your legs are so thick". When I heard this, my eyes got really big and felt very puzzled.

"Thick?!@@"

I think to myself: 'What does that mean?' Because I paused a long time, the manager realized I wasn't on the same page as he was. He explained to me: 'We African Americans think that thick legs are very strong and beautiful. '

Of course, my Chinese upbringing had created the understanding of 'thick' maybe associated with being fat and clumsy. So if I hung on to my definition, then I would have felt hurt and offended. But instead, I decided to expand my mind and adapt his definition and took what he said as a compliment.

I knew a woman who was also a fitness instructor. She also had very strong and thick legs. Her husband was a SWAT special force police. He admires women with strong physique. She always thought she is too big and needed to lose weight. I regularly heard her complain about her husband saying that her legs were large. I totally can tell that he adores her 'large legs" but she couldn't hear the adoration, instead she heard criticism!

I am not sure what White American female would feel if they hear people said their legs are thick? How about Irish women? Or any other race and nationality, or any other background? How would you feel?



I supposed that there is a difference between these statements in the sense of perspectives:

"You have offended, hurt and disappointed me."
"I feel offended, hurt and disappointed by you." and
" I feel offended, hurt and disappointed when I hear what you said."

I see the first statement is in a position of victimhood, potentially wanting others to be responsible for how we feel. What do you see? Perhaps you see something else I didn't see.

I see the first and second statement associate the person's words/action with the person. This can potentially lead to anger and hatred towards the person.

I see the third statement more of expressing the self's feeling and not pointing blame and responsibility. And there seem to potentially leaving room for more discussion and communication, and perhaps healing?

I can see there are many different ways to form similar statements in our own head. There are very subtle differences in them. What do you think?

I found that if I feel this way, sometimes I get to look at my own believes or shifting my understanding about the situation, very often I found power within and not having to feel offended, hurt and disappointed.


Such as, when I believe in myself 100%, then I don't need others to agree with me and/or to believe me to make me believe in myself more. This way I actually can open up and allow them to think whatever. I can also be respectful about whatever they think. And if what I need is to find ‘sense of belonging’ and this person isn’t the one to give me fulfill that need, I just find others who is happy and willing to offer that ‘sense of belonging’.